以往的研究表明,人类女性的最近共同祖先(most recent common ancestor,MRCA)的出现时间比人类男性的最近共同祖先要早得多。不过,斯坦福大学的大卫·珀兹尼克(G. David Poznik)和同事在日前发表的《科学》论文中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人类男性的最近共同祖先的出现并没有明显晚于女性。

由于人类的Y染色体只从父亲遗传给儿子,而线粒体DNA都来自母亲,因此分别对Y染色体和线粒体DNA上的突变情况进行分析,研究者就能回溯全人类男性及女性距今最近的共同祖先——他们分别被形象地称为“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揭示了“亚当”和“夏娃”可能的出现时间大致重合:“亚当”出现在12万-15.6万年前,而“夏娃”则出现在9.9万年-14.8万年前。

利用新的高通量测序技术,研究者对69位男性的Y染色体做了比对。这些男性来自纳米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加蓬、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柬埔寨、西伯利亚以及墨西哥等不同地区。研究者从每个受试者的Y染色体中获得了1000万个核苷酸信息,并鉴别出受试者Y染色体间大约 1.1万种序列差异。利用这些信息,研究者较以往更精确地建立了这些差异的系统发生关系以及时间轴。并估计了Y染色体的突变率。随后,研究者又对这69位男性以及另外24位女性的线粒体DNA做了相同的分析。最终,结果表明男性和女性最近共同祖先可能出现的时间有所重叠。

之前的研究提示“亚当”和“夏娃”分别出现在约5万-11.5万年前和15万-24万年前。“以往的观点认为,男性的最近共同祖先出现得比女性的最近共同祖先晚得多。”文章的通讯作者、斯坦福大学的遗传学教授卡洛斯·布斯塔曼特(Carlos Bustamante)表示:“但我们的研究显示,两者并没有这样的差异。”

然而,这一结果意味着什么现在还很难确定,这种时间关系可能仅仅是个巧合。“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个随机过程。”珀兹尼克说:“一些血统消失了,而另一些成功地留了下来。不过,也有可能存在一些历史因素,促使这些血统在特定的时期发生了合并。”


上海亲子鉴定中心

上海上海亲子鉴定中心 位于上海医学园区,拥有国内顶尖的无创亲子鉴定技术和领军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