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近几年随着人们社会生活的开放在渐渐改善自身的鉴定设备,只要是当事人要求的鉴定,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鉴定的类型或者是鉴定的起因,往往都是需要一个明确的鉴定结果来帮助解决疑惑。

从当事人的角度看,人们希望通过产前亲子鉴定明确亲子关系,是合乎情理的,因为任何人对自己的后代血统都享有知情权,且没有义务抚养非亲生子女。但从伦理学角度言,由“产前亲子鉴定”导致的引产行为,无论如何都是不人道的。它扼杀了胎儿的出生权,是一种对生命的漠视。再说,由于我国的社会保障体制尚未健全,怀有“非婚生子”的妈妈往往承受很大的精神压力与日后的生活压力,选择终结妊娠,使小生命从 “有”到“无”,某种程度上也是文明的倒退。

产前亲子鉴定,反映了社会诚信的缺失和道德意识的下滑,部分现代人对自己的婚姻关系,以及夫妻间的忠诚义务,已经迈向了一种可怕的漠视。

当事人小美(化名)几天之前带着三个男子来到上海鉴定所做亲子鉴定,说是要找哪个才是胎儿的生父,小美由于自己在怀孕之前私生活比较混乱,导致现在分不清楚哪个是孩子的生父,加上还没结婚就怀上孩子给她带来了无形的压力,小美的父母知道她未婚怀孕也很生气,只能找出孩子的生父赶紧结婚才不会被人耻笑,在通过一定的鉴定过程,小美带来的三个男子都显示和腹中胎儿没有亲缘关系,这让小美伤脑筋了。只能第二次带了另外的男子来做鉴定,最后终于找出胎儿的生父了,这也让小美吸取了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