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沙皇 行蹤成谜

提及确认沙皇身分的故事,可从一九一八年俄国共产党发动革命,推翻俄国帝制说起。共党革命发生的第二年,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人、三名随从、一名御医即行蹤不明,从此有关他们的谣言就开始流传。直到70年后的一九八九年,有人宣称距离中亚埃克脱林堡市30公里,一个公共墓地的11具骨骸是沙皇一家人的。翌年,俄国共产党下台。又一年,这个民间传言被当时政治领袖叶尔钦知悉,他立即公开宣布,将以传统东正教的国殇之礼重新安葬沙皇一家人。

命令公布之后,经济疲惫的俄罗斯社会整个沸腾起来,支持与反对意见争论不休,其中最大的争议是:这些骨骸真是沙皇一家人的吗?由于当年下达枪决命令的苏维埃政权已经垮台,骨骸中疑点甚多,而且与历史纪载不符……于是,叶尔钦政府决定以DNA鉴定揭开真相。

母系遗传标记 粒线体DNA

整个查证工作从遗传基因的鉴定开始。原来人类在传递「母系遗传讯息」的卵子细胞里,有一种物质称为粒线体,当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它就是受精卵中粒线体的来源。只要受精卵成长成为一个新个体时,新生命体中的粒线体DNA(mitochondrial DNA,简称mtDNA)就成为传递母系遗传讯息的一个代表性标记。

尤其特别的是,在这么久远的时间里,从上一代传到下一代的遗传过程中,mtDNA几乎未因基因重组而产生过混合。万一当中的基因序列出现改变现象,有可能是基因複製时发生错误,或是基因诱导突变所造成,而后者发生的机率虽比细胞核基因来的高,但亦微乎其微。就算真的发生基因突变,如果以两个族群的mtDNA序列做比较,仍可获知他们在何时有个共同祖先。因此,追查工作就从沙皇姻亲的后代开始。

更明白一点说,沙皇姻亲后代血液里的mtDNA,是个极佳的追蹤线索,而欧洲社会长久以来的皇族通婚习俗,亦在这次工作中帮了大忙。因为,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皇后亚历山德拉(Aleksandra),正好和现任英国女王伊莉莎白的丈夫菲利普亲王的外婆是亲姊妹,所以,当工作人员将菲利普亲王所捐血液中的mtDNA,与骨骸中的mtDNA比对后,立即确认出其中四具骨骸属于皇后和三位公主的,之后,再从公主的DNA血缘关係调查中循线找到疑似沙皇的骨骸。

由于沙皇身分特殊,绝不容许丝毫差错,所以,找到的疑似骨骸必须再和沙皇母系后代的mtDNA进行比对,其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除了所有基因序列完全相同的mtDNA外,还有仅一个序列不同的mtDNA!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当中有什么蹊跷吗?这条线索出现了疑问,无法确认沙皇身分,所有工作必须重新来过。

幸好沙皇有个亲弟弟在共产党革命前因病去世,埋葬地点明确,因此在叶尔钦政府特许下,工作人员开棺萃取DNA进行鉴定。苍天不负众望,沙皇弟弟mtDNA的基因序列和沙皇的完全一样,此兄弟二人竟然都有个相同的突变基因!至此真相大白,沙皇身分确认。

令人玩味的是,之前的检测工作先后在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进行,因另外发现一种mtDNA有一个序列不同,曾怀疑该鉴定工作的可信度,所以在进行第三次检测时,特地将检体送往美军的一个DNA研究所。最后证实,真正原因出在沙皇的异质粒线体上,亦即一个人带有两种不同的mtDNA,并非两间实验室的错误。

DNA鉴定应避开盲点

如此看来,以DNA鉴定古人身分确实比较複杂,倘若要为活人做DNA鉴定就简单许多,利用聚合酉每连锁反应原理放大多个短重複系列基因区之后,工作人员只需从孩子的基因中排除母亲的,就是父亲的。虽说发生基因突变的机率不大,但也不完全排除基因突变的可能性。

如果孩子基因与父亲基因比对后,出现一个或两个不完全相符的基因时又该如何呢?此时鉴定人员会再测试多个不同基因区以增加鉴定的準确率,或计算基因的突变机率后才做研判。然而有趣的是,万一发生此现象时,一般人大都偏向可能是基因突变的想法,但在办案人员眼中却有另一个大胆推测,虽不排除基因突变的可能性,但是,这件事是不是被指为父亲者的兄弟所做的呢?就母系方面来说,其中的道理也一样,同一位母亲所生后代,其粒线体基因序列应该完全一样,但也不排除基因突变的可能性,只是发生机率也很低。

一般常用的DNA鉴定法有两种,最简单的是「口腔黏膜鉴定法」。由于正常人的口腔细胞与其刚出生时完全一样,所以只要一根棉花棒即可在口腔中取得DNA。但这方法不适合有嚼槟榔习惯的人,或已罹患口腔癌的人,因为这些人的口腔细胞有可能已经突变,必须改用「血液鉴定法」。

但是血液鉴定法也有盲点,此法对于接受过骨髓移植的人无效,因为这些人的血液已与捐赠者的血液相同。此外,此法对于刚接受过输血的人在特定时间内亦无效,因为白血球需要二个星期,红血球需要120天左右才能完成代谢,所以在这段时间内这些人不适合做血液DNA鉴定。


上海亲子鉴定中心

上海上海亲子鉴定中心 位于上海医学园区,拥有国内顶尖的无创亲子鉴定技术和领军人才。